長江商報消息 環保局:存欄未超500頭,不夠立案標準
  本報訊(記者 沈右榮)七年來,黃陂木蘭鄉一山頂有處私人養豬場的糞水,未經處理就直接外排,不僅大量農田被毀,糞水還常年流進木蘭湖,導致木蘭湖部分水域水色發黑。
  近三年來,受害居民不間斷舉報但仍未見處理。昨日,環保部門稱,養豬場規模小,不夠500頭以上的立案標準,該部門不能亂作為。
  “一下雨,糞便都流到我家門前了”
  村民投訴的養豬場位於黃陂木蘭鄉雨林村楊河灣。
  18日,記者在距離楊河灣還有1公里遠的地方,就聞到陣陣異味。帶路村民說,異味是養豬場飄過來的,“最近連下了幾天雨,氣味還算好些,要是晴上幾天,味道就會重多了”。
  在楊河灣,10多戶村民的房屋坐落在半山腰,養豬場則建在山頂。
  養豬場有四排豬舍,還有一排豬舍只建到一半,豬舍內外都顯得髒亂。豬舍外,大量糞水隨著雨水沖刷,沿著山體流向山下。
  整個養豬場占地數十畝,沒有封閉,也不見消毒等設施。如果不是幾條黑狗把守,外人可隨意出入。村民說,豬場僅有一名60多歲的飼養員。
  “一下雨,糞便都流到我家門前了。”村民楊天元深受養豬場糞便之害。他說,家被糞便包圍,七年來,吃飯、睡覺都覺得不是個味兒。
  木蘭湖岸邊的石頭變成了黑色
  在楊天元家屋外的排水溝內,烏黑的水向下流動,流入幾塊耕田後,再進入兩個魚塘,最後流入木蘭湖。
  養豬場與楊天元家房屋垂直距離約30米,原本茂密的樹木全都枯死。楊天元說,因為他的舉報,前不久,養豬場專門挖了一道排水溝,糞便廢水全都從排水溝流下,流入楊天元家旁新挖的人工池內。烏黑的水從池內漫出,流向下游的水田中,水田早已是一片黑色汪洋。
  順著水流尋覓,記者發現,污水最終進入了木蘭湖,木蘭湖部分水域的水也開始變黑,岸邊的石頭都成了黑色,草木也死了。
  居民舉報三年仍不見處理
  楊天元說,三年前開始,他就不斷向木蘭鄉政府舉報養豬場污染問題。去年,一場大雨後,豬糞流進家中,他請人拍了一些照片,送給木蘭鄉政府。
  據瞭解,參與舉報的村民還有5戶人家,他們紛紛向記者曆數養豬場帶來的災難。楊天元說,去年,鄉政府工作人員到現場看過,黃陂環保局的人員也來了,但至今仍不見處理養豬場。
  據瞭解,養豬場是楊河灣村民楊昌旺開辦的,楊居住在木蘭鄉街上,請人幫忙養豬。養豬場內的豬並不多,高峰時存欄未超過500頭。
  追問
  環保局:“我們去管就是亂作為”
  居民舉報三年為何不見處理?記者前往木蘭鄉政府問個究竟。
  黨政辦劉姓副主任先後聯繫了分管環保工作的副主任王明剛及管片幹部、駐村幹部等多人,均稱在外辦事不能接受採訪。最後,劉聯繫綜治辦吳姓主任接受採訪。
  吳主任稱,楊天元舉報的情況屬實,他曾專門向領導彙報過,政府組成近10人專班對此進行調查處理。前不久,專班組織楊昌旺、楊天元調解,楊昌旺答應賠償楊天元幾千元損失。
  “他們的問題,政府一直在協調。”吳主任說。記者發現,從吳主任的說法來看,僅將楊天元的舉報當作“損失索賠”處理,並未提及如何解決環境污染問題。
  據瞭解,像楊昌旺這樣無封閉、消毒設施,無檢疫、排污設施的小型養豬場,並不具備飼養條件,按政策應當關閉。
  “我們只能做工作。”黃陂環保局環境監察大隊木蘭中隊執法人員王文說,去年曾前往現場調查過,按照規定,存欄達到500頭豬以上的才歸環保部門管,該養豬場規模太小,不夠立案標準,“我們去管就是亂作為”。
  王文稱,去年,黃陂前川也有一家小型養豬場,居民多次舉報,環保局也不能強行執法,無奈只好反覆跟老闆做工作,最後逼迫老闆答應搬遷。
  王文承諾,將與木蘭鄉政府一道前往做工作,“養豬屬於農業扶持產業,如果豬場老闆堅持不搬遷,我們也沒辦法。”
  村民楊天元指著山頂豬場流下的發黑髮臭的廢水。 本報記者 沈右榮攝  (原標題:山頂私人養豬場 糞水常流木蘭湖)
創作者介紹

家庭清潔打掃

al04alhlf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